Main Menu

麻豆传媒映画公司作品

这个胡列娜她只是单纯的想试探自己对这个古月娜的态度

还是心里有着别的意思

千仞雪略加思索,片刻之后便得到了答案,如果她没听错的话,方才这个胡列娜好像是为那个古月娜抢了她娜儿的称呼而生气来着。

这么想来,她是想让自己不同意小渊和古月娜的事,从而不让那个古月娜进门

千仞雪一下子便想到了答案,同时心中冷笑着,好你个臭狐狸,自己心里吃醋,又不肯在小渊面前做恶人,所以想拿我顶缸是不是

可惜你猜错了,我现在还真不在意,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只会斤斤计较的千仞雪吗

你未免太小看我了。

“对于这个古月娜,我没有意见,只要小渊他喜欢就好”看着身旁的胡列娜,千仞雪平静的说道。

“嗯”听了千仞雪的话,胡列娜,朱竹清,甚至连教皇宝座上的比比东都忍不住投去了惊咦的目光,这还是千仞雪会说出来的话

“你同意”胡列娜有些惊讶的看着千仞雪,臭师弟以前不是说过,千仞雪是管他管的最严的吗

现在竟然这么简单的就同意让那个古月娜进门

“我同意,因为这个古月娜她救了小渊一命,如果没有她,我们再也见不到小渊了,而且小渊很喜欢她,所以,我不反对。”千仞雪淡淡的说道。

倾洒阳光早安少女惬意温暖私房照

闻言,胡列娜一窒,是啊,千仞雪说的也对啊,这个古月娜救了师弟一命啊,还真没有反对的理由啊。

“竹清,你觉得呢你同意让这个古月娜进门吗”胡列娜看向一旁的朱竹清,问道。

“我同意,不说她救了陆渊一命,只要是陆渊喜欢的,我都同意。”朱竹清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难道你不同意”

朱竹清诧异的看着胡列娜,这可是你最爱的师弟想做的事,你难道还敢反对

“我,我当然也同意啦”被朱竹清的目光一看,胡列娜当即说道,她可不想让她们知道自己因为名字的事情针对古月娜呢,不然,如果她们谁一个嘴漏,告诉了师弟,那么自己可就惨了。

“那你还问这个干什么”千仞雪目光凝视着胡列娜。

“我只是觉得这个古月娜有点过分了。”胡列娜说道。

“过分”千仞雪和朱竹清有些疑惑的对视了一眼,不明白胡列娜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“是啊,她太过分了,她竟然要把师弟单独留下来一年,这不代表着我们一年都见不到师弟了她这是在向我们宣战。”胡列娜愤愤不平的说道。

这一下她倒是真的生气了,一年见不到最亲爱的师弟,这让她该怎么过啊,她可是一天见不到,都想念的要紧的。

听到胡列娜的话,千仞雪和朱竹清同时皱起了眉头,的确,把陆渊单独留下来一年,是有一点过分了,要她们一年见不到陆渊,这可受不了。

不过这又有什么办法呢

陆渊在信里也没说他们现在在哪,所以自己等人就算是想去找陆渊,都找不到。

除了等一年,还能怎么办呢

而且就那个古月娜的实力,千仞雪也不信,有谁能从她的手里,把陆渊带走,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所以,该等的还是要等的。

“你看,你们也觉得这个古月娜过分了吧”胡列娜说道。

闻言,千仞雪和朱竹清都沉默不语,她们心中的确是这么觉得的。

不过千仞雪终究还是千仞雪,她沉吟片刻说道:“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,我们就算是强求也没什么用,左右不过一年,一年之后小渊就回来了,你与其在这里跟我们说这些,不如一年后跟你的师弟去反映,所有的一切,不都是由他决定的吗”

“我们就算是想的再多又能怎么样重要的是他的想法,而不是我们,他如果要护着那个古月娜,我们又能拿她如何而且小渊信里也说的很清楚,他欠她很多,这一年时间算是补偿,你就不要在现在挑事了。”

“而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,你是在为那个古月娜抢了你娜儿的名号暗暗生气,又不敢一个人针对她,所以想拉上我们一起而已。”

千仞雪语气平淡,她了解古月娜的恐怖之处,那样的存在是现在的她们根本无法揣度的,虽然不知道陆渊为什么能和她扯上关系,但是现在既然陆渊已经和她在一起了,那么就不用计较这么多了。

只要她对陆渊没有恶意,那么就顺其自然吧。

至于胡列娜话中的意思,是想让她们三个联合在一起针对那个古月娜,千仞雪根本没有考虑,这样的事情肯定是小渊最不愿意看到的,如果真的这样做,只能平白惹他生气。

与其做些没意义的针对,还不如等小渊回来,好好的单独跟他反映,这样效果会好的多。

可以说,经过了这一次的变故之后,千仞雪的性格真的是改变了很多,也越来越有做大妇的气度了。

而至于胡列娜,她也算不上有什么恶意,只是单纯的有些小吃醋而已,别看她这副愤愤不平的模样,而一旦要她真的做些什么,她是没有这个胆子的。

朱竹清则是一直静静地看着两人,她性格幽静,也不喜欢争斗什么的,虽然心里有些小吃醋,毕竟一年见不到陆渊,心里难免想念,但是若是说有什么不忿,想针对什么的,那也是没有的,毕竟,这不符合她的性格,她最多就是等陆渊回来之后,私底下跟陆渊抱怨几句罢了。

而一旁的胡列娜听到千仞雪的话,也是不禁娇躯一僵,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,合着,她的心思都被千仞雪给看的透透的了,这个千仞雪够聪明的。

当下,胡列娜默不作声,微微低着头,打量着自己的鞋子,她突然发现,自己今天的鞋子,挺好看的。

“那就先这样吧,小渊信上怎么写的,我们照办就是了。”千仞雪将信叠好,放入自己的魂导器中。

“我们一年以后再见吧”千仞雪说着,转身直接出了教皇殿,陆渊在信上还交代了她要好好完成任务,帮助照顾一下龙王殿,这一些,她必须要做好,她不能让陆渊失望。



« (Previous News)
(Next News) »